友情提示: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,请尝试鼠标右键“刷新”本网页!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,谢谢!! 报告错误
次次小说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

甜蜜未亡人-第12章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
她忧戚的看他,还是没有说话,可是那脆弱的目光会揉碎一个大男人的心。

“你怎麽了?”

“我很好。”她机械化的回答。

“如果你这样算好,那我现在就是在天堂了。”他把她拉到客厅,双手按在她肩膀上强迫她坐下。“我去给你倒杯酒。”

“我不喝酒!”她烦躁的拒绝。

“那可以镇定你的情绪。”

“我不需要,我的情绪很稳定。”

“你这样叫稳定?!”他忍不住出言酸道:“精神病院里关著的人都可以放出来卢姿玫,你不需要伪装、压抑自己,想叫就叫,想哭就哭,我都OK的。”

只是咬唇,她在强撑自己的情绪。

“你为什麽伯你继父?”在和克里斯相处过後,冯毅问起话来比较有根据。

“你不觉得他可怕吗?”她反问。

“我是认为他有些狡诈、厉害,眼神不是那麽的正直、纯净。”冯毅的话算是一针见血,他在她的身畔坐下。“但你不必那麽怕他。”

“你不懂!”她突然暴怒。“你又没有和他住在一起,每天生活。”

“他和你妈的相处情形如何?”

“普通。”

“他不会动手打你们吧?”他试探的问。

“不会!”这是实话。

“那你是在排斥什麽?”

“冯毅,除了肢体上的伤害、暴力,还有很多种是说不出却受伤更重的方式,你不会了解,因为你不是我们,我只要熬过他在台湾的这段时间,你一定可以保护我的!”她把他当英雄的夸道。

“我今晚演得如何?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“你认为你继父会相信?”不知道自己的页情流露居然被当成是演技,他对卢姿玫的感觉,比她所能想的还浓,只是他无法现在说出来。“我已经尽我所能的表现了。”

“他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。”说完,她站起身。“我好累,想去休息了。”

“到我房间。”他冒出—句。

“冯毅,我不想……”

“我没有要和你做爱。除非你主动要求。—他马上说:”我只是想著抱你,给你一点力量。“

“谢谢。”她好想哭。

“你不要这样。”他忍不住的吼。“世界末日还没有到,禽流感也还没有直的大流行,这世界仍是美好的,卢姿玫,你给我振作一点!”

“冯毅,如果是你在澳洲,姊姊碰上的人是你,那麽她说不定还在人世。”她感伤道:“柯宇伦应该不顾一切的把姊姊带走!”

“他一定尽力了,别苛责他。”

“我不是在苛责,如果当时他们能决定离开澳洲,今天不会是这样,希望这会”我是认为他有些狡诈、厉害,眼神不是那麽的正直、纯净。“冯毅的话算是一针见血,他在她的身畔坐下。”但你不必那麽怕他。“

“你不懂!”她突然暴怒。“你又没有和他住在一起,每天生活。”

“他和你妈的相处情形如何?”

“普通。”

“他不会动手打你们吧?”他试探的问。

“不会!”这是实话。

“那你是在排斥什麽?”

“冯毅,除了肢体上的伤害、暴力,还有很多种是说不出却奇书网受伤更重的方式,你不会了解,因为你不是我们,我只要熬过他在台湾的这段时间,你一定可以保护我的!”她把他当英雄的夸道。

“我今晚演得如何?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“你认为你继父会相信?”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流露居然被当成是演技,他对卢姿玫的感觉,比她所能想的还浓,只是他无法现在说出来。“我已经尽我所能的表现了。”

“他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。”说完,她站起身。“我好累,想去休息了。”

“到我房间。”他冒出—句。

“冯毅,我不想……”

“我没有要和你做爱。除非你主动要求。”他马上说:“我只是想著抱你,给你一点力量。”

“谢谢。”她好想哭。

“你不要这样。”他忍不住的吼。“世界末日还没有到,禽流感也还没有真的大流行,这世界仍是美好的,卢姿玫,你给我振作一点!”

“冯毅,如果是你在澳洲,姊姊碰上的人是你,那麽她说不定还在人世。”她感伤道:“柯宇伦应该不顾一切的把姊姊带走!”

“他一定尽力了,别苛责他。”

“我不是在苛责,如果当时他们能决定离开澳洲,今天不会是这样,希望这会儿他们两人都在天堂。”她擦去眼角的泪。

“他们一定是在那里!”

卢姿玫点点头,突然的,她看冯毅的日光不一样了,变得深沉、炽热。

“第二次……”她正色。“应该不会痛了吧?”

“应该不会!”他声音沙亚的回答,目光在一瞬间变得柔软。

哪……“她耸肩。”我们就做做看。“

“好!”他一笑。“我尽量不弄痛你。”

目光有些呆滞,宋湘茹正在为下午一张即将到期的票要兑现而焦头烂额。她该放弃了,她该认输了,再这麽硬撑下去,逼死的是她自己。

当卢姿玫走进服装公司,看到的便是愁眉不展,像寡妇死了儿子般沮丧的宋湘茹,她打开包包,把一张现金票放到宋湘茹桌上。

“湘茹,我这里有一点钱,你看能不能派上用场。”她轻唤著。

宋湘茹猛地回过神,先是看著她。“姿玫?!”

“总共有两百万。”卢姿玫说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不是多大的一笔钱,但是如果能帮上你一点小忙……”卢姿玫诚心的表示。

“你不是才在找工作?”

“现在这己不是问题。”她发现冯毅是个大方的男人,当他们关系更进—步之後,才知道他可以这麽大手笔。

“姿玫,我们只有一面之缘,充其量你曾是我假表嫂,我并没有帮上任何忙。你竟然……”宋湘茹当然了解人情冷暖,所以卢姿玫的雪中送炭格外叫她感动。

“我做得到的事我就会做。”

“你这笔钱……”不是她要怀疑,而是她想知道自己该不该拿。“我可以问问怎麽来的吗?”

“不是偷也不是抢来的,我没有这麽好本事。”卢姿玫自嘲。“冯毅给的。”

“表哥的好朋友?”

“对!就是他。”

“他肯帮你?”

“我想……”她知道自己不说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“你是该知道了,我是冯毅的老婆。”

“你们结婚了?!”

“假戏真做。”

“我该恭喜你吗?”宋湘茹马上绕过办公桌,来到她面前,抓紧她的手。“怎麽会这麽戏剧化?上回我才提醒你可以去找他,没想到你们俩已经是夫妻了?!”

卢姿玫只是微笑,不想交代整个过程。反正她自己知道就可以,重点是她的日子可以有安全感些,至少有个人可以靠。

“可是这麽一笔钱……”宋湘茹还是有些迟疑。

“冯毅说是要给我零用,随便我去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,但我一向都不是名牌的爱好者,平常也花不到什麽钱,所以你先拿去救急,我很想多帮你,但我不敢马上向冯毅开口,免得他以为我把他当银行。”卢姿玫解释。

“不!不要向他开口,这是我的问题,不是你的,即使要开口,也是我自己去求他。”她挤出一个笑容。“我目前好像还有一条路。”

“有办法?”我有个从纽约回来的学长好像很有钱,我对他只有一点印象,我们有约了要碰面。“宋湘茹想著葛烈的脸,却有些模糊。

“你认为他可以救你?”

“我希望他可以。”

“希望是如此,我真不希望看到你的服装公司关门,我也好想有自己的事业,这年头能经济独立是很重要的,尤其对女性而言,那代表你有尊严、独立、可以照顾自己。”卢姿玫由衷道。

“你可以要你老公帮你开一家服装公司啊!”宋湘茹建议。“如果你的兴趣和专业是在这里。”

她摇摇头。

“为什麽摇头?”

“他对我已经很慷慨,我不要他觉得我贪得无厌”卢姿玫自有她的考量。

“但从他的方式看来,他对你很好。”

“很好吗?或许吧!”

“姿玫,现在的男人都很小气,即使有钱,也想先供自己享受。两百万,很多男人要赚个几年又不吃不喝才能存到。”宋湘茹道出。

“冯毅有得是钱。”

“那也要他肯给你花!”

“或许他觉得……”她当然不会三八地和湘茹谈她和冯毅在床上的事。

“我想他爱你。”宋湘茹觉得甜蜜的说。

“他爱我?!”

“如果他不爱你,他干麽要这麽挥霍?从你上次来找我才多久的时间?而两百万……只是让你去买些你喜欢的束西。”她的双眸充满—种梦幻的神采。“如果也膏拿男人这麽对我多好。”

不敢去想冯毅是爱她的,卢姿玫只当他是钱太多,多到不把两百万当一笔钱。

“军火商果真是军火商。”宋湘茹又一句。

“其实……”她不知接什麽好。“总之,这笔钱你拿去好好运用。”

“姿玫,我不知道该怎麽谢你。”

“以後如果服装公司有赚钱,不要忘了分红给我就行了。”卢姿玫拍拍她的手臂。“我无法再为柯宇伦做什麽,但你是他的表妹,我还你也是一样的,相信柯宇伦若地下有知,他也一定会同意。”

“姿玫,你真是有情有义。”

“柯宇伦也是啊!”

“这世上还是有温暖的。”宋湘茹感性道。

“永远都有!”

“好!你要我早回去,我就早回去。”冯毅对著电话说,一脸的柔情。

“PIzzA?可以!我都吃。”

“枪战动作片?如果你也想看,OK!”

“你决定。”

“我没意见。”

从没见过这麽随和、亲切的老板,以往的他是发号施令、高高在上的,但是现在,他好像完全的转了性。

“卢姿玫?!”余正刚直呼他老板娘的名字。“不会是别的女人吧?”

“什麽别的女人?”冯毅冷冷的问,刚刚讲电话时的温柔不见了。

“艾莲、可莉、露芬、雅清……还要不要我再多说—些?”他故意的问。

“你找碴吗?”

“我是想搞清楚状况。”

“你哪里不清楚了?”

“那你和卢姿玫是玩真的了?”余正刚很高兴是这样的结果。“我可以把她的证件还给她,不必去办什麽离婚手续了?”

“找死。”冯毅只有这两个字。

“老板你真动了情!”

“我有没有动情要向你报告吗?”

“你真打算定下来了?”

“不行吗?”

“不知道是谁说过会想结婚的人是笨蛋。”余正刚一脸的严肃。“对了,你今晚八点和张局长有约,在我们阳明山的招待所里。”

“我都忘了。”冯毅经他一提,这才想到有这一回事。“你去就代表我。”

“但是张局长是想和你亲自谈,这一批武器对他们来说很重要,还有政府核定的预算……”

“你谈是哪里不一样?”

“我没你这麽有份量,我撑不住场面。”

“那改时间。”冯毅一点也不罗唆的。“就说我病了,病得很突然。”

“什麽病?”余正刚笨笨的问。

“你不会自己编一个吗?”有些生气。

“总要合情合理。”余正刚想得可周到。“我总不能说,你得了个感冒就卧病在床吧?”

“那……”带著有些狡猾的笑容。“就说我血压突然偏低,血液浓渡不足,有轻微中风的迹象,必须留院休养、观察,并且谢绝访客探视,这下总会说吧?”

“中风?!会不会夸张了些?”

“那就随便你掰了。”冯毅无所谓的姿态。“顺便打个电话给汪先生,他知道我爱吃什麽,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
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温馨提示: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,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!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,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!